足球赛事重启无期,中甲,中乙球员先打响讨薪之战

2021-07-30   来源:互联网   编辑:小优   阅读人数:759

记者 陈丁睿两个多月前,握有保定英利易通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四成股份的孟永强,在自己的微博实名加上了五个字—“足坛吹哨人”自那之后,他便一直在社交媒体上高谈阔论,对于中国足协和中国足球的种种现象“义正辞

足球赛事重启无期,中甲,中乙球员先打响讨薪之战(图1)

记者 陈丁睿

两个多月前,握有保定英利易通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四成股份的孟永强,在自己的微博实名加上了五个字—“足坛吹哨人”

自那之后,他便一直在社交媒体上高谈阔论,对于中国足协和中国足球的种种现象“义正辞严”

2月26日,孟永强曾经表示:“保定英利易通足球俱乐部即日起,对中国足协由于不当,侵犯俱乐部利益造成的损失,启动司法程序进行追偿…”

而仅仅两周前,他刚自导自演了一出“退出中乙联赛又撤回”的闹剧。他认为,“取消我们参赛资格,中国足协,你没资格!”

彼时,由于上交的工资确认表存在异议—有球员投诉俱乐部存在伪造签字和拖欠薪资的情况,保定英利易通足球俱乐部收到了来自中国足协的“最后通牒”

最近一段时间,处于停滞状态的保定英利易通足球俱乐部,已经没有任何动态更新,唯有孟永强的个人发声还在继续。

按照孟永强的说法,保定英利易通足球俱乐部在近五年总投入为47562万元,收入955万元。截至今年2月,俱乐部在2018年拖欠奖金约400万,在2019年拖欠工资和奖金约550万。

控诉中国足协、诟病职业联赛、对媒体恶语相向,孟永强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,他甚至已经联系律师,希望尽快寻找,为自己对足协的起诉立案。

但无论怎样的避重就轻,保定英利易通足球俱乐部的欠薪事实无法抵赖,当孟永强将矛头指向中国足协时,那些被他拖欠了薪资的球员们,只能通过匿名的方式,去寻求各方的帮助。

早在一个月前,一位保定英利易通足球俱乐部的球员,就以匿名的方式在微博发声,公开了俱乐部的情况:“这个俱乐部就是空壳公司,没有成本,他们所有的支出都是从容大集团拨款,如果俱乐部解散申请破产的话,股东法人都是负资产,我们就算打赢了官司,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。”

据悉,从2019年至今,保定英利易通足球俱乐部只发放了三个月的薪资,外加5000元的生活费。

有匿名球员告诉《足球报》“现在这种情况,我们有积蓄的只能花积蓄,没积蓄的就只能借钱了…如果老板真的没钱了,那我们可能也就真的没办法了。”

与保定英利易通球员的情况相似,同样在讨薪之路上挣扎的,还有众多辽宁宏运的球员。由于工资确认表造价、俱乐部财务入不敷出,辽宁队无法获得中乙准入资格基本是板上钉钉。

时任辽宁宏运足球俱乐部董事长黄雁已经确认,俱乐部目前仍未发放去年的工资和部分奖金。但迄今为止,辽宁宏运俱乐部并没有发出过关于解散的公告,而被拖欠薪资的球员们,只得四处自寻出路。

然而,希望辽宁省体育局可以介入的辽足球员,还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。对于俱乐部的欠薪行为,体育局表示无法干涉,球员们只得启动法律程序,或者到当地劳动仲裁部门申请仲裁。

当然,像这样欠薪的情况,并不是只发生于中甲或中乙联赛。据界面新闻获悉,就是在目前的中超球队中,同样存在着对球员或员工拖欠薪资的问题。有俱乐部离职人员向界面新闻表示:“如果4月份没有回复的话,我就只能把事情闹大了。”

对于催生了太多悬而未决的中国足球而言,这个多事之春实在漫长,无论是欠薪的保定英利易通和辽宁俱乐部,还是自己宣布解散的隆发和广东华南虎,都尚未得到中国足协准入公告的确认。

简而言之,由于中国足协尚未公布各级联赛的准入名单,2020赛季中超、中甲和中乙的参赛球队名单,都处于尚未确定的状态。

从建议降薪到确定名单,在等待2020赛季揭幕的日子里,中国足协需要捋顺的事情还有很多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俱乐部

科特布斯(FCEnergieCottbus),成立于1966年1月31日,球队主席克莱因,是一家位于德国东部勃兰登堡卢萨蒂亚地区的科特布斯市的足球会,德国甲级联赛的一支球队,现在会员人数约为1539人(2010年1月数据),俱乐部颜色为红白。科特布斯前身为成立于1963年的科特布斯体育会,球会成立初时获得一支邻近东德球会“BSGAktivistBrieske-Ost”支持,委派大批球员加入球队。2005年—2006年球季获得再次升级德甲,更成为前东德的球队在顶级联赛作赛的唯一代表。